淄川长岭古道上,那一只叫大黄的野狼

图文/彭乃峰

淄川长岭古道上,那一只叫大黄的野狼


长岭古道上,那一只叫大黄的野狼

彭乃峰

长岭古道,在般阳城东南三十余里处,东起黄崖山,西抵龙泉,是东山里的太河、张庄、口头、东坪、西河去县城的必经之路。

长岭古道,蜿蜒曲折,逶迤前行,从东边爬上黄崖山,西行不远便是槐树岭,从福山、西河南线过来的商客,在槐树岭处便汇入了从太河、张庄、口头、东坪过来的人流,或熙熙攘攘、或三三两两,沿长岭、猪食槽、枣树洼、懒老婆炕,一路西行,去往龙口集或西关集。一路欢歌,一路笑语,也留下了一路传说。

淄川长岭古道上,那一只叫大黄的野狼



话说这一年的春天,西河坡地村民路老大,赶完了淄川西关大集,从长岭古道回家,在长岭边上捡到了一只刚刚足月的小狼,也许是小狼调皮贪玩,偷偷地从洞穴里跑了出来,走迷了路。看到这个毛嘟嘟肉乎乎的小家伙,路老大是喜上眉梢,爱在心里,连忙弯腰把它抱在怀里,如同捡到了一个孩子。

带回家后,一家人特别喜欢这个小家伙,尤其是孩子们更是爱不释手。白天倒也很安稳,不怎么淘气,但是一到了夜里便不停地嘤嘤、嘤嘤地叫,吵得叫人心烦,也许是在想妈妈,也许是在恋它的哥哥弟弟。为了安抚小狼的心情,路老大便从别人家里讨来了一只小狗给它作伴,因为两个小家伙都长着一身淡土黄色的毛,小狼身子稍微大一点,路老大便叫它大黄,小狗便成了小黄。

看到大黄小黄一块嬉闹一块成长,家里好像多了两个孩子,着实热闹。有时候大黄不高兴吃饭了,路老大便会偷偷地给他弄点肉吃,在路老大心里始终有一种对大黄的亏欠感,因为是他的原因让大黄离开了自己的妈妈离开了自己的狼群。

时间过得真快,一晃就是一年,第二年的春天,大黄便成年了,长足了身个,皮毛锃明发亮。两个小家伙玩耍时,大黄会全身伏低,嘴唇和耳朵向两边拉开,有时会主动舔一下或者快速地伸出舌头。大黄生气的时候,耳朵会平平的伸出去,背毛也会竖立,嘴唇会皱起,门牙露出,尾巴平举,有时也会弓起背,并不断地咆哮。每次看到大黄对家里的鸡鸭做出攻击姿势的时候,路老大便开始大声训斥它,这时候的大黄便使劲缩起身子,把尾巴夹在胯下,呜呜地低嚎,把头部埋进路老大的臂弯里,像个做了坏事的孩子,等着大人来原谅。

淄川长岭古道上,那一只叫大黄的野狼


狼,毕竟是狼,它的野性深深地长在它的基因里。大黄听话的时候还好说,有时候脾气大了,也会冲着路老大呲牙咧嘴,两只前腿使劲摁在地上,时刻准备发动攻击。

有一天,路老大趁着大黄高兴,把它搂在怀里,像抚摸着自己的孩子,说,大黄,你长大了,今天我送你走吧,你还再去长岭边上,那里是你的天地,那里也有你的兄妹。大黄像听懂了话一样,不停地眨眼睛,眼角处挤出来了几滴泪水。路老大叫上小黄,三个一起出了村朝北边走,过了村头的鹁鸽泉,爬上槐树岭,便到了长岭古道上。往西走了不远,路老大朝北边的山鞍方向指了指,大黄,去山那边吧,那边才是你的天地。

大黄围着主人转了三圈,先用身子蹭了蹭他,再用长长的尾巴在他的身上扫了又扫,然后,慢慢地朝远处走去。看着大黄远去的背影,路老大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仿佛送走了自己出嫁的女儿。

淄川长岭古道上,那一只叫大黄的野狼


日子很快恢复了平静,没有大黄的日子,路老大的心情倒也不是很差,毕竟身边还有小黄陪伴着。但是这一天夜里却突然睡不着觉了,心里总在担心大黄找没找到到自己的狼群,会不会受到猎人的攻击。明天就是西关集了,我去赶个集,顺便去长岭边上看看能不能看到大黄。

第二天赶完集,出了龙口庄,爬上懒老婆炕,过了猪食槽,下了枣树洼,开始爬长岭,走得累了,身体感到有点发热,有种出汗的感觉,心里想,到家还要半个多时辰,不妨坐下来先休息一下。

一阵凉风吹来,好不惬意!远山如黛,草色青青,一派赏心悦目的美景映入眼帘。突然,路老大顿觉毛骨悚然,汗毛直立,有种心悸的感觉,不好,有狼在附近!凭着多年的经验和老辈人的传说,“狼有瘆人毛,蛇有惊人胆”,凡是有了这种感觉,十有八九是有野狼到了身边。路老大慢慢地站起来,往身后观看,果然是来了狼群,至少有五六只!路老大手无寸铁,孤身一人,如何抵挡住狼群!豆大的汗珠布满了额头。

淄川长岭古道上,那一只叫大黄的野狼


路老大一阵胆颤心惊之后,用目仔细地打量着狼群,仿佛从中看到了一丝异样,不错,是它,是它!大黄!大黄!

路老大一阵激动,喉咙里发紧,一阵哽咽,竟然差一点叫不出声来。大黄,是我!这时候大黄也看到了路老大,嗒嗒嗒嗒的跑了过来,用它那长长的舌头舔,用长长的鼻子闻,用身子使劲往身上蹭,一阵小黄撒娇的模样,他们又重温到了以前的幸福感觉。

过了一会儿,大黄跑向狼群,时而双脚扑地,时而摇头晃脑,时而用身子去蹭别的狼。人有人言,兽有兽语,一阵交流之后,六只狼排成了一队,大黄站在最前边,好像等着主人吩咐工作。路老大一阵明白了大黄的意思,它们这是要护送自己回家。

在苍茫的长岭古道上,路老大昂着头挺着胸,身后领着一队整齐的狼群,走在夕阳的余晖里,路老大神奇的像一个队长。

淄川长岭古道上,那一只叫大黄的野狼


淄川长岭古道上,那一只叫大黄的野狼


(本人最近陆续发表了几篇民间传说和乡村故事,有的读者转发到了别的网站,并抹去了作者的署名,这是不礼貌的,因为这是我的原创作品,请互相尊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