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:穿越到方家,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亲情、友情和爱情

“凌儿!”

“凌儿•••”那关切的声音中展露几分焦急与担忧。

天凌晕眩中仿佛是听到这人的声音,似是在梦里徘徊,那紧闭的眼眸居然在这一刻颤抖,有了一丝睁开的痕迹,在那中年美妇的长久呼唤下,天凌终于是慢慢从迷糊中清醒过来。

朦胧的双眼睁开,似是分清了这天地,转眼间的黑暗已渐近光明。

眼前的世界一片陌生,天凌脑海中一个念头闪过,“这是哪里?”

卧榻之室,古风遍地,寒窗独门却显古调风雅,一副侍女图成了这房间里的唯一装饰,一美妇坐卧床边,眼中含情脉脉地看着天凌,那涌出的泪水滴在天凌的脸上,仿佛是敲打在天凌心里,看见这中年美妇伤心落泪,也不知为何,心中竟是涌起痛心之意。

他努力想记起这个中年妇女,在这陌生的地方无端遇到一个从未谋面的人,那样的眼神,如此专注地看着自己,那眼中分明带着几分爱怜,这人,到底是谁?

“啊!”天凌的头颅就像炸开一样,下一刻一股脑的信息传递出来,原来这里是方家,而自己则是方家的一个庶子,很显然这是一个自己未知的世界,自己这是穿越了吗?我记得自己明明在坠下悬崖了的,怎么会死而复生呢,而凑巧的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也是坠崖而死,也是叫方天凌。天凌不禁心中大怪,这一切太过于巧合了。

而眼前的这一个正是他的母亲,或者说这具身体的母亲,沐小宛。

看着儿子刚醒,那看待这世界的陌生眼神,汹涌的眼泪顿时就又扑打了出来,呜咽抽泣声在房间里传递,天凌嘴角颤抖,似是想说些什么,但他什么也没有说,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涌现出来让他的心动容,他轻轻将母亲拥入怀中,一丝温暖滋润心间,让天凌第一次感受到了母爱。

上辈子的他是一个乞丐,从不知到母爱是为何物,每当看见别人都有母亲时他总会很是羡慕,心中时刻都在想:为何我不能想其他孩子一样,牵着母亲温暖的手走在大街上。

而今那一丝温暖,如同蜜糖一样流进自己心底,圆满了这一愿望,枯黄的面上竟是开始带着几滴眼泪,竟是哭了,短暂的相识,却是让天凌的心中充满爱,那一丝陌生逐渐转化,慢慢变得熟悉。

“碰”门在一瞬间被打开,一个虬须大汉从门外进来,此刻正在用深情关切的眼生看着天凌。从自己这个身躯的记忆中了解到,这人便是天凌的父亲,方战。

“凌儿,你现在觉得怎样?”方战发出细微的声音,似是生怕吵到天凌,那微弱如蚊声的嗓音生怕吵着天凌似的,与那强壮的身躯显得格格不入,无形之间,慈祥的爱意尽显。

“没事了!”天凌心中初现一丝感动,看着父亲满头大汗,他也知道父亲定是为了他连日来劳累奔波,才从外地赶了回来,苍劲的脸颊上显示出几道皱纹,天凌心中颤动,面对那一双慈爱的眼睛,他深深地感受到了其中的爱。

“凌儿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你怎么会想不开呢?”凌战轻语,充满了疑问。

“是张寒!张寒推我下去的。”这原身体的主人竟是被人强行推下山崖的,张寒是天凌的宗族外戚,亦可算在旁系之内,只是自己这一脉日渐衰弱,也就造成了其他旁系壮大无视自己这一脉,自己这一脉才遭到歧视,甚至连自己这一辈都是被打压,这才有了后来张寒将天凌推入崖底的事发生。

“张寒?那小子胆敢如此,无视你表哥的身份也就罢了,居然还要杀害于你。我这就去宰了他。”说着说着,凌战胸中怒意顿起,那烈焰般的脾气,似是下一刻就要爆发,就要冲出门外去斩杀张寒。

“父亲且慢。”天凌那灰蒙蒙的眸子在此刻有了一丝神彩,“还请父亲给我一个机会,我要亲自将他斩杀。”天凌目露坚决,那清冷的眸子中涌动着色彩,闪烁杀意,亦是下定了决心。

望着天凌那坚定的眼神,即便是心中有所疑虑,凌战终于还是答应了。那一双充满杀机的眼睛陡然一凝,旋即一丝欣慰涌上心头。

从前的天凌无心修行,纵然天资奇绝,也只是修为浅薄,或许在凌父看来,经过这一次天凌或许也懂得了一些道理,这是个若肉强食的世界,唯有修为强大,才有傲视的资本。

殊不知这身体的灵魂早已是换了一个人,不过人虽变,心却未曾言改,从这具身体的记忆中天凌感受到一股浓浓的爱意,那是对父母的爱,这是天凌不会变的。

“那你再休息休息,我和你父亲出去走走。”沐小宛轻语,抚了抚天凌的秀发,亲切之意尽显。

“嘎吱”门缝间透出两人远去的背影。那丝丝奇怪的感觉血脉连心,在这一刻根深蒂固,天凌心中已然将这二人当做自己的父母。

“这究竟是怎样的世界,过于奇妙。”这里的所见所闻根本就是超出了天凌的认知,天凌躺在床上仔细回想这具身体的记忆,才知道这竟是一个修仙练道的世界,这个世界奇妙无比,万物有灵,一草一木,一花一树,砂石水粒皆可修行。

修行分为灵修,聚灵,洞天,阴阳,神台,生死这六个境界,每一个境界都是有着不可跨越的差距,实力强大到极致,若是到达阴阳之后的境界便是可以移山填海,成为传说中的仙人一般的角色。

灵修之境又分七个境界,灵修之境主修肉身力量,所以有明确的分化,每一境代表一百斤的力量,第二境则是代表两百斤的力量,依次下去灵修七境便是可以拥有七百斤的力量。

拥有七百斤的力量甚至可以将坚硬的磐石击碎。天凌此时身处灵修五境,有五百斤的力量,可以轻松劈断树木,可这样的实力在整个宗族中却是不够看。

天凌闭眼合眸,单手一握,果然那一股力量自经脉中传递出来,只觉一股暖流穿过手心,一股巨力凝聚,似是一掌之下可以开金裂石,那种强大之感是天凌从未有过的,霸道到极致的力量全都源自与那股气流,而那股气流就是这个世界修道之人所修炼的天地灵力。

“天凌,你好些了吗?”门外传出一声音,那圆圆的脑袋在门缝中看着。

“进来吧,很不好意思吗?”天凌没好气道,这脾气倒是和以前相吻合,无形之间天凌也没有发现自己的性格竟然与这具身体的主人相合,或许这便是天意。

门在此时被推开,一个身穿单薄衣服的男子走出,一身轻装,古朴风流,倒是有几分纨绔子弟的气质,这是天凌的结拜兄弟,王浩。

“你没事吧?”听说天凌差点死掉,王浩就立即赶了过来了,一直见到天凌没事才放下心来。

“看来一定要抽时间治治张寒那小子,居然这么狠毒。”王浩是王家的弟子,王家是这里方家镇的一霸,王浩在其中的地位显然是不低的。

“不用,这个张寒,我要亲自解决他。”天凌的话似乎没有人可以反驳,坚定不移,王浩无奈地摸摸头勉强答应了。“不过你打算怎样做,以你现在的修为恐怕还不足以解决他。”

“你不用担心,我不做没有把握的事。”天凌无比的自信。

“倒是你,看样子你的实力又有所精进,怕是快要突破灵修七境了吧。”

“呵呵,这都被你看出来了,果然是我失散多年的兄弟啊。”王浩笑笑,拍了拍天凌的肩膀。

随后两人都是发出畅快的欢笑声,那一丝死亡的阴霾也散开了。

“你们倒是还笑得出来,出了这么大的事,也不叫上我,你们到底什么意思啊?”大开的门扉在此刻出现一道靓丽的身影,身姿杳杳,靓丽清秀,素颜瓜子脸,清亮的眸子闪烁动人的光彩,格外的美艳动人,一袭紫衣长裙宛若广寒仙子一般,不食人间烟火。

这是许菲,天凌最好的朋友之一,也是王浩最好的朋友之一。

“咳咳,可不是我不叫你啊,只是这一次确实是心中焦虑,没有想太多。”王浩干笑,不敢去看许菲的眼睛。

“哼”许菲径自从他的身边走过,向着天凌走去,轻罗漫步确实一点点地敲打在自己心里,任谁也不会知道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子竟是自己的未婚妻,自己何德何能,竟是能得其垂青,那一双明眸中展露丝丝爱意与心疼。

那一双手握在自己的手中,这是许菲在帮他探查他的身体状况,那手心的温暖传递来,很是温柔,一丝粉红在许菲的脸上游走,似是经不住天凌这么看着。

“咳咳。”王浩干咳一声,“我过几天再来看你,你们先聊。”说着便是冲出了门外。

那夺门而出的声音传递开来,惊醒二人,羞红之色在许菲的脸上散开,充斥脸颊,天凌脸上则是一丝笑意生出,终于,许菲的柔情将他一丝心理界限都打破了,轻轻将许菲涌入怀中,下巴轻轻摩挲这着许菲的秀发,那丝丝发香沁人心脾,让天凌爱意更甚,许菲依偎在天凌怀中,拥抱得更紧了。

一丝水润点湿了天凌的衣襟,许菲竟是哭了。

那还存留着余温的眼泪,却是让天凌不知所措,下一刻她却是抱得更紧了,似是生怕会失去他一样,天凌一震心痛,这一次的杀机过于凶险,可以说是必杀之局,牵动着两人的心,望着那憔悴的面容,天凌心中隐隐作痛,他在心底发誓,今后无论怎样他都不会再让许菲为他再流泪,其中的情谊或许现在的天凌还不能理解,但他依旧相信时间会给他一个答案。

图文来自网络   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古训:不占便宜是教养,人情往来是修养!

人情(经典好文!)

人生最贵是——人情

微信超走心的情感句子,拿去发朋友圈吧

人情薄如纸,人心狠如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