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个春晚语言类节目,只记住贾玲,而陈佩斯、赵本山却成了幌子

2019猪年央视春晚结束了,以往在大年初一的时候,都会重新看一遍,因为当晚喧嚣的鞭炮干扰了对节目的欣赏。但是,今年的初一却没有了再看一遍的想法,因为觉得没有哪个节目值得细细品味,除了贾玲的小品。

今年春晚一共43个节目,歌舞就占了一大半,足足有25个。而往年的重头戏语言类节目却只有8个,其中7个小品,1个相声。

在这8个春晚语言节目中,能让大家记住的只有贾玲一个,她的小品《啼笑皆非》,无论是作品新鲜度,包袱的密集度、情节的流畅度,还是作品所表达的深刻寓意,都值得细细品味。而且相比于其他6个小品众多的演员队伍,《啼笑皆非》虽然只有贾玲、张小斐和许君聪三个演员,却把这个节目表演的很丰满。就像贾玲以往的作品一样,她们没有刻意去重复正能量台词,却让人感到心里暖暖的。

我曾经在文章里说过,今年的春晚语言类节目老段子和老梗特别多,包括唯一的相声,虽然岳云鹏和孙越的表演不错,但是作品的内容却有些老套,对于传统的文哏段子对对子,观众们早都耳熟能详,哪怕小岳岳进行了加工和创新,但是大家能记住的,仍是“天对地、雨对风”这些老词。

而除了贾玲之外的6个小品,创新程度都不是很高。佟大为、杨紫和王自健的小品《站台》,虽然有老戏骨李文启和赵本山搭档黄小娟的加入,但是整个作品节奏有些混乱,虽然想通过几对夫妻的矛盾,来宣传真爱之美,但是过多的人物角色切来切去,让整个小品没有了重心。

小品《办公室的故事》,虽然有闫妮、周一围的明星效应,但这个作品却是新瓶装老酒,大部分剧情台词取自于《欢乐喜剧人》中的《广告双子星》,而相比于肖旭、肥龙与爱笑兄弟之间的默契,闫妮的表演显得有些生硬。

至于呼声很高的葛优小品《儿子来了》,虽然有潘长江和蔡明的精彩表演,但是葛大爷一贯的影视腔调却与二人不同频。而且对于广告骗子产品的剧情,之前赵本山的弟子宋小宝曾经诠释过,只不过他用的是漏电洗脚盆,而不是露弹簧的床垫子。而且同样是老人上当受骗,宋小宝在公园偷偷买个洗脚盆,要比潘长江扛个床垫子回家更符合生活一些,那么重的床垫子,让一个老人去扛,多少有些不切实际。

而开心麻花全主力阵容的《占位置》,也是叫好不叫座,与其以往春晚小品《扶不扶》相差甚远,可能沈腾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电影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和《飞驰人生》上了。还有就是孙涛、句号的小品《演戏给你看》与大兵的相声《向领导汇报》异曲同工,而郭冬临的小品《爱的代驾》被吐槽最多,几乎找不到笑点在哪里,哪怕被安排到零点钟声之后,也没给观众留下更多的印象。

这届春晚还有几个槽点,一个是冯巩的缺席,让那句“我想死你们了”消失于春晚舞台,另外因为导演刘真与赵本山的关系,之前曾传出本山大叔复出的消息,虽然被官方否定了,但是这个幌子还是调动了很多观众对春晚的期待。

当然了,这届春晚最大的幌子就是陈佩斯与朱时茂了,二人当年春晚上的小品无人能敌,而巩汉林和蔡明当时只能给他们跑跑龙套,后来陈佩斯与朱时茂因某些原因退出春晚舞台,这才有了赵本山的13届小品王。之前网上有报道陈佩斯与朱时茂要重返春晚舞台,这让一些老观众兴奋不已,可惜最终也未能看到他们的身影。

对此,朱时茂在个人媒体平台发文称,一别春晚舞台已有数年,感谢大家的思念与期待,只是大年三十的时候,自己已经有安排了,不会参加央视春晚的。同时他也表示,将与陈佩斯商量一下合作,从而回报大家的厚爱。